<var id="zbndd"><strike id="zbndd"></strike></var>
<var id="zbndd"><strike id="zbndd"><thead id="zbndd"></thead></strike></var>
<cite id="zbndd"><span id="zbndd"><menuitem id="zbndd"></menuitem></span></cite><var id="zbndd"></var>
<ins id="zbndd"><span id="zbndd"><menuitem id="zbndd"></menuitem></span></ins><cite id="zbndd"></cite>
<cite id="zbndd"></cite>
<var id="zbndd"></var>
<var id="zbndd"><video id="zbndd"><menuitem id="zbndd"></menuitem></video></var>
<menuitem id="zbndd"></menuitem>
<cite id="zbndd"></cite>
<var id="zbndd"></var><var id="zbndd"></var> <var id="zbndd"><video id="zbndd"></video></var>
<cite id="zbndd"><video id="zbndd"><thead id="zbndd"></thead></video></cite>
<var id="zbndd"><video id="zbndd"><thead id="zbndd"></thead></video></var>
<var id="zbndd"><strike id="zbndd"></strike></var>
當前位置:首頁  安財要聞

《安徽日報》刊發我校張斌教授理論文章

發布時間:2018-11-06瀏覽次數:13

116日,《安徽日報》7刊發我校張斌教授理論文章——《黨領導經濟是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鮮明特征》,現將全文轉載如下:

  

黨領導經濟是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鮮明特征

張斌

黨領導經濟是中國共產黨在治國理政實踐中將政治優勢與經濟優勢相結合的典范,彰顯了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鮮明特征,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現代化事業發展的重要指針。

黨領導經濟是對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的繼承和原創性發展。 1776年,《國富論》在歷史上首次把富“國”裕“民”作為現代性國家建構的著眼點,限于資本主義制度資本邏輯至上的原則,近代啟蒙關于“自由”“民主”的承諾被以財產權為核心的經濟自由立場所背離,“商賦人權”為基礎的制度構建恰是現代化陷阱的本質所在。馬克思、恩格斯的政治經濟學就是要打破現代性的原生藩籬,原創性地把現代國家生成邏輯中的經濟性因素進行了剖析,通過對資本邏輯及其豎立其上的社會制度批判使得歷史唯物主義成為了科學,進而指導世界共產主義運動從空想變為現實,并在世界范圍內獲得了持續的發展。作為馬克思主義基本觀點之一,“無產階級執政黨必須領導好經濟建設”一直以來是我們黨領導經濟發展的理論淵源。鴉片戰爭后中國積弱積貧、山河破碎、民不聊生,正是在馬克思主義指導下才迎來了中華民族的新生。新中國建立時,我國經濟社會發展面臨“一窮二白”,經濟基礎薄弱。社會主義建設時期的探索,有成功也有挫折。改革開放以來,解放思想、撥亂反正又使黨和國家的工作重新回到以經濟建設為中心的發展軌道,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得到歷史性發展。在這個過程中,逐漸形成以圍繞生產力水平提升、尊重經濟規律、深化改革、擴大開放、總攬全局為主要內容的黨領導經濟的理論和實踐模式,取得了偉大成就。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在深化“三大規律”認識基礎上,科學研判新時代社會主要矛盾的變化,特別是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最本質特征是中國共產黨的領導”的把握,提出 “堅持加強黨對經濟工作的集中統一領導”,把黨領導經濟放到了更加突出的位置。黨領導經濟成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國家治理體系的重要內容,成為社會治理現代化能力的重要顯現。以此為標志,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五大發展理念、社會主義基本經濟制度和分配制度、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鄉村振興戰略、促進經濟全球化健康發展等緊密融合為一體,構成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經濟思想的完整內容,進而成為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有機組成部分。

黨領導經濟是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人民性、整體性、系統性的深刻反映。黨領導經濟是習近平總書記將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與新時代中國經濟社會發展實踐相結合的理論結晶,深刻回答了新時代中國經濟建設“為了誰”“怎么辦”和“怎么干”的問題。習近平總書記在2017年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上提出了“七個堅持”的基本要求,首要的就是 “堅持加強黨對經濟工作的集中統一領導,完善黨中央領導經濟工作的體制機制,保證我國經濟沿著正確方向發展”。群眾路線、人民立場一直是我們黨治國理政的根本立場,也是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價值旨歸。堅持黨對經濟工作的領導,提升黨在經濟建設中的能力,能夠有效確保經濟建設服務人民的根本原則,反映經濟建設成果由人民共享的發展理念,滿足人民群眾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黨領導經濟是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整體性的生動反映。黨領導經濟全面貫穿黨中央領導經濟工作的體制機制中,是做好強軍、生態文明建設和外交工作等的基石,是“從站起來、富起來到強起來”的關鍵之處。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整體性就在于抓住了黨領導經濟這個 “牛鼻子”,從而扎實了整體性這個“口袋”。有了黨領導經濟這個根本指針,治國理政的諸多重要原則和做好經濟工作的方法論才能聚合為整體,形成合力。黨領導經濟是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系統性的深刻印證。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系統性實質在于全面地回應了時代發展,特別是系統地回答了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建設的主要矛盾、根本立場、制度基礎、主題主線、發展理念、根本路徑、內外關系和工作方法等一系列重大問題。黨的十九大作出的“新三步走”“兩個階段”的戰略安排為建成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列出了“時間表”,更加凸顯了“發展作為黨執政興國的第一要務”的科學論斷。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建設是“牽一發而動全身”的系統性工程,經濟因素作為社會整體中最為活躍和能動的部分,事關全面深化改革的總體成效,黨領導經濟滲透其中確保了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系統性。將黨的領導貫穿于經濟改革和社會建設各方面和全過程,能夠最大程度地調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建設的一切積極因素,形成全面發展的持久動力。

黨領導經濟是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在實踐中彰顯價值的根本政治保證。黨領導經濟,關系到富強民主文明和諧美麗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的目標實現,是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的有力引擎。就國內發展實踐而言,經濟發展進入新常態意味著我國經濟在發展速度、方式、動力和水平上都呈現出新的特點,折射出當前經濟改革的復雜度和嚴峻性。身處全面深化改革的攻堅期和深水區,面對經濟社會各種利益藩籬和思想困惑,需要有非凡的政治定力和政治智慧,充分發揮黨在經濟工作中總攬全局、理念引領、統籌協調、風險化解的重要作用,方可確保我國經濟發展始終在健康可持續的軌道上運行。就國際發展形勢而言,2008年世界金融危機已過去十年,但世界經濟仍未徹底擺脫復蘇疲軟的泥潭。進入新時代,我國經濟建設、社會治理現代化更上新臺階,國際影響日益增強。“風景這邊獨好”的發展態勢突破了西方主流經濟學的認知局限,破除了來自西方經濟理論的長期偏見,當然在客觀上也加劇了西方發達國家的危機感。 “逆水行舟,不進則退”,當前國內外經濟因素疊加共振所形成的機遇與挑戰并存的新態勢,使得黨領導經濟顯得尤為迫切。堅持黨領導經濟開啟的是不斷完善國家治理體系和提升治理能力現代化水平的生動實踐,有利于我國開放型經濟水平的提升,保持我國在全球經濟發展中的獨特優勢。在黨的堅強領導下,以經濟實力帶動我國在全球治理中的話語權提升,拓寬了“一帶一路”建設及“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實現路徑。(作者單位:安徽財經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

(撰稿:黨委宣傳部 馮國濤;審核:黨委宣傳部 李超)


返回原圖
/

杏彩娱乐彩票